联系我们

南通侦探经济问题也是困扰我们的大问题

妈妈说,结婚后流的汗和泪都是结婚前选老公时脑子进的水,这句话一语成谶。我和老公是通过网络游戏认识的,尽管我们已经离婚了,可我还像当年游戏里一样习惯叫他老公。我生在南方,父母做的是网吧的生意,开了好几个店,我后来辍学在家也在照看一家网吧,南通侦探经济问题也是困扰我们的大问题,每天坐在吧台,不是给来网吧的人充个卡就是收银取个汽水之类,其余的时间我和网吧的人一样,不停的敲击着键盘,耳机戴在脖子上声音开的老大,嘴里叼着棒棒糖,时不时嘴里还爆出几句脏话。因为玩游戏时间过长,我已经戴上了厚厚的眼镜。我的五官其实长得还是蛮耐看的,只是我的头发稀少,发际线很高,加上戴上了眼镜看起来就有些丑。

到了试婚年龄爸妈总夸大我的年龄,30岁了还嫁不出去哟,其实我才25岁。那一年通过网络游戏我认识了一个叫季的男子,我们组队玩游戏,默契十足,相谈甚欢,从网络聊到了现实,游戏结束后我俩还能电话聊很久。他幽默霸气,像极了游戏角色,我对他着了迷,他的声音曾一度伴我入眠。从游戏里的老公变成了现实中的老公。

我不远万里从南方来到北方找到了他,父母对我的一意孤行失望透顶,说我迟早都会后悔,因为相聚万里,加上父母的不同意,我们的婚礼父母都没有参加。

我和老公在外貌上来说都是半斤对八两,他个头不高脸上长了几个痦子,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刚好前几天骑摩托车摔跤门牙磕了半边,按说这样的网友见面会一拍两散,可我俩却是相看笑了半天。

老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收入并不高,还特别忙,后来开了一家打印店让我照看。婚后起初的几个月我们过得如鱼得水,很快就被各种生活琐事磨得争吵不断。地域差异造成的饮食问题是大问题,再加上日常相处的婆媳矛盾也日渐增多,经济问题也是困扰我们的大问题。

一次酒后老公居然动手打了我,我伤心之余就提出了离婚,连一岁多的女儿也没要,就回了南方,娘家并不待见我,当年不顾父母之言远嫁他乡如今离婚丧家犬一般归来,父母觉得老脸都被我丢尽了,我只好去了离家稍近的管吃管住的厂子工作,几乎和人再无联系。我唯一挂念的人就是女儿。

老公再婚了,距离太远我也没办法时常看女儿,只能定期给她抚养费,偶尔给老公的视频也多被挂断,我也很难看到女儿,只能从老公的朋友圈看到女儿的一些照片。人在生病时格外容易伤感,小小的感冒就发展成了肺炎住院两周,我格外想念我的亲人,我的女儿还有曾经的生活。我给老公发信息请求他让我看看女儿,久久没有回复。后来终于有了回复,发过来几个视频,是女儿喊着另外一个女人妈妈,在嬉闹,我泪如雨下,原本老公是我的,孩子是我的,怎么现在我的生活成了这样?